伟德国际bv1946-www.19463331.com_伟德国际1946娱乐城
做最好的网站

时隔10年才推出的《陌生人2》 为何是最纯粹的杀

2018-03-12 14:21栏目:娱乐时尚
TAG: 娱乐

 

  《陌生人2》剧照

  《好莱坞报道》中文站3月10日报道(作者:Richard Newby)

  “因为你在家!”2008年时,这5个字抓住了观众对于毫无意义的暴力的恐惧,甚至在最神圣的空间内的安全感的缺乏。那一年布莱恩·伯蒂诺执导的《陌生人》(The Strangers)为家庭入侵恐怖片设立了一个新标准,提供了三个戴着面具、值得观众尖叫和害怕的对手——看起来已经有了新的电影图标来填补我们的银幕空白。

  虽然口碑褒贬不一,但10年前那部《陌生人》还是取得了中等票房的成功——该片的制作成本只有900万美元,全球票房则达到了8200万美元,而且还通过家庭视频“俘虏”了大量的粉丝。而在该片的续集《陌生人2》(The Strangers: Prey at Night)中,似乎非常明显的进一步将这一最新的恐怖资产“变现”。当细节、传闻和上映日期不断的变换时,沉睡了10年的《陌生人》的续集,似乎就是用“下次更容易”来吊胃口。

  约翰内斯·罗伯茨执导的《陌生人2》,上周末终于在北美正式上映,虽然影片的剧本由伯蒂诺和本·科泰联合创作,但在这部电影中,导演在许多方面都让人感觉,像是通过怀旧过滤器对电影进行了过滤。虽然观众们一直都在等待电影公司重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经典恐怖片,但《陌生人2》已经击败了它们,这部影片利用这个时代的风格和类型,以及这个小小的空间,将这种电影类型向前推进。

  虽然还没有成为恐怖片粉丝中家喻户晓的名字,但自从千禧年以来,约翰内斯·罗伯茨一直在致力于这一流派,这位出生于英国的电影制作人,目前已经执导了八部电影,其中大部分都是在英国上映,而且其中大部分的片名和关键艺术图,似乎都不“乞求”观众去影院买票,直到2016年上映的《亡界之门》(The Other Side of the Door),这部由20世纪福斯公司发行的电影,在全球票房取得了中等的成功。虽然这部电影有一些有趣的想法,但是并没有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也并没有真正展现出罗伯茨的导演风格。

  2016年时,在发布DVD版本以及在视频流媒体网站上线的几天前,约翰内斯·罗伯茨执导的《深海》(In the Deep)被Entertainment Studios买下,并且准备在2017年暑期档上映。这部电影的副本已经制作完成,不过随着改名为《鲨海》(47 Meters Down)以及巧妙的市场营销,该片最终成为2017年度最成功的独立电影之一,凭借550万美元的制作成本就取得了4430万美元的票房。在这部水下恐怖电影中,曼迪·摩尔和克莱尔·霍尔特扮演姐妹,她们在海底观鲨铁笼中潜水观赏鲨鱼时,牵连铁笼的绳子突然断裂,观鲨笼掉落到47米深的海底。由于所存氧气不多,她们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逃脱牢笼回到水面。

 

  这部电影制作精巧,并且充分利用了影片的预算,但如果这部电影坚持原来的格式和发行日期,那么它很可能会在跟类似主题的《鲨滩》(The Shallows)的竞争中败下阵来,或者罗伯茨也就没有机会再制作《鲨海》的续集,这部影片预计将于明年上映。

  《鲨海》的奇怪案例,以及约翰内斯·罗伯茨应得但令人惊讶的成功,跟《陌生人2》也获得成功的原因有着独特的联系。虽然现在很多制片厂的恐怖片在小屏幕上的效果跟在影院中差不多,但罗伯茨的作品非常依赖于影院体验。在流媒体服务和独立影院的支持下,当代的恐怖片在很多方面已经成为“私人事件”,这些影片有其自身的优点,并导致最大的个人恐慌。但罗伯茨正在帮助恢复恐怖电影的共同精神,通过其最疯狂的恐怖因子,来提供他的美国版本的“废物堆积场”。

  《鲨海》有可能因为鲨鱼或者曼迪·摩尔的原因而不是那么成功,但这部电影对于那些能够跟影片互动,并且互相影响的大量影迷来说,却是非常成功的。如果换做以前,罗伯茨本能成为“免下车电影院”的国王,就像他的很多偶像一样,虽然已经不能将“免下车电影院”的模式带回来,但他现在正在玩一场复活游戏,这不但将重新定义他的职业生涯,而且还可以将这种恐怖流派变成让观众参与的、引人入胜的惊险游戏。

  尼尔·马歇尔执导的《黑暗侵袭》(The Descent)和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执导的《大白鲨》(Jaws),这两部电影对于《鲨海》的影响是非常明显的,就像约翰·卡朋特担任编剧的《鬼雾》(The Fog)和担任导演的《克丽丝汀魅力》(Christine),很明显的影响了罗伯茨的《陌生人2》。尽管2008年的《陌生人》没有任何上世纪80年代的感觉,而是选择了一种永恒的现代品质,但罗伯茨执导的续集定义了影片的风格,从拍摄的镜头到从80年代挑选的音乐,这形成了一个非常有时代感的印象派拼贴画。不过这部电影的故事背景却是设定在现代,这种明确的目的性也与时代美学相冲突。

  通过关注这个恐怖中心的家庭,约翰内斯·罗伯茨让自己远离对80年代最糟糕的借喻,这跟布莱恩·伯蒂诺在第一部中的做法非常像。《陌生人》是由非个人虚无主义驱动的,这使得影片不同于道德驱使的报复,以及杀人狂电影鼎盛时期所痴迷的“灭门杀手”。伯蒂诺在第一部建立的这些方面,被罗伯茨在续集中进一步的推动,罗伯茨设法将他设置中的霓虹灯雾化与杀戮相提并论,这些杀戮因过于残酷而不时髦,死亡的过程太慢,以致于无法让观众对下一个受害者产生期待。当恐怖时刻到来的时候,在《陌生人2》迷人的怀旧表面下有着明显的丑陋。

  《陌生人2》是近些年来最纯粹的杀人狂电影,虽然这种类型的电影永远都不是最恐怖的,但罗伯茨证明这个电影类型依然有效。

  怀旧已经成为观众最神圣的空间,而罗伯茨入侵了这个空间,以观众预期的方式摧毁了这部续集电影的其它可能性,并摧毁了恐怖电影准备承担起“分期付款”的可能性。《陌生人2》不但是影迷们多年来一直在寻求的那部电影,也是对80年代循环的一种结束。罗伯茨选择不要让这个旅程进入“下一次”,显然,无论他所附带的影响怎么样,以及无论他会取得多么无法预料的成功,这位导演都已经明确的发出了自己的声音。